穿青人到底有多特殊?虽然是中国人但却不在五十六个民族之列

发布日期:2020-06-29 12:36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大多数国人的印象中,咱们国家就是一个由五十六个民族组成的大家庭。而在我们身份证上民族那一栏里,写着的诸如汉、蒙、维吾尔等等,都不会超出这五十六民族的范围。但事实上,咱们国家还存在着未识别民族,在他们的身份证上在民族这一栏里,并没有咱们所知的五十六个民族中的任何一族。

  这是一个这是一个区别于五十六个民族之外的族群,也叫青族、川青族,主要分布于贵州西北部,以毕节、安顺、六盘水等地相对集中,人数在七十万左右。

  历史上关于穿青人的来源有很多说法,比如土著说:有学者认为穿青人是发源于贵州当地的原生民族;还有学者认为穿青人是咱们汉族的一支。乃是明朝开国朱元璋派当年沐英征讨云南时从江西,江苏等省随军迁移到贵州的汉人。

  话说元朝末年,天下大乱,老百姓们揭竿而起。而乞丐出身的朱元璋在其中脱颖而出,成为那个时代的主角。

  1367年,朱元璋命徐达、常遇春以“驱逐胡虏,恢复中华”为号召,北伐中原,结束蒙元在中国的统治,丢失四百年的燕云十六州也被收回。1368年朱元璋在应天府称帝,国号大明,年号洪武。

  历史上最后一个汉人王朝,大明王朝就此建立。而朱元璋开局一个碗,从南打到北也成为一代传奇。

  不过话说回来,当时朱元璋虽然改朝换代,但天下并未一统。当时元惠宗虽然逃离了大都,回到老家当了北元皇帝。但天下仍然有许多的蒙元势力残留。

  比如关中还有元将扩廓帖木儿驻守甘肃定西,也就是朱元璋口中的天下奇男子王保保,此外在云贵地区,还盘踞着梁王瓦尔密和土酋段氏。

  朱元璋起初本想以和平方式解决云南问题,所以多次派使者前往谈判,但都惨遭杀害。朱元璋一怒之下,于1381年,即洪武十四年,命颍川侯傅友德为征南将军,永昌侯蓝玉为左副将军,西平侯沐英为右副将军,率大军三十万江南大军发动了历史上有名的调北征南讨伐滇黔的战争。洪武十六年,云南全境被平,西南安定,傅友德及蓝玉班师回朝,而沐英则留下镇守云南。

  这个不难理解,当时西南大部分地区本就属于未开发的蛮荒地带,交通不便,民风彪悍,且又地处边疆,明朝如果想要保证对此地的绝对控制,就必须要留下军队戍守,于是二十万明军便留在了异乡。

  他们主要驻留在西线的安顺一带,而安顺乃“黔之腹,滇之喉”,明军此举尚属高明,守住了腹部,守住了咽喉,那么黔、滇两地也就是无法相通连了。

  当时大部分地区采取的是屯军制度,具体就是允许将士携带家眷,随军前往驻地居住。驻守在守地的兵士就一边实行军屯,一边继续操演练兵,以防不测之变。

  其目的是为了照顾戍守边疆将士的思想情绪,因为大部分并非是心甘情愿千里迢迢地来贵州的,而是被采取抽丁的方式强迫进军贵州的。家眷的到来,士兵们可以安心的一边参加农业生产,一边参加军事集训,一旦有战事发生,就丢下农具,拿起武器,上阵杀敌。如此一来,不仅可以大大缓解朝廷的粮饷供给压力,还在戍守边疆的同时,顺带开发了这一蛮荒区域,一举多得。

  总之这批江南水乡汉族移民的到来,无论是对贵州的经济、政治还是文化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久而久之,他们中的许多人在这里安下家,再也没有回到故土。甚至于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些人慢慢的还融入了当地的生活,与当地人通婚,繁衍后代,逐渐形成了咱们现在所看到的“穿青人”。当然,类似还有“湖广人”、“南京人”、“屯堡人”,他们就是那时划分在不同区域内屯军后裔的称谓。

  其实相对于土著说,个人觉得移民说比较靠谱。因为从研究穿青人的文化习俗来看,其还有着古代汉人的影子。

  穿青人也有着自己婚嫁丧葬习俗,比如年轻人嫁娶婚俗礼数颇多,从说亲到结婚后的回门,一套下来,得有十八礼数。比如姑表联亲、背鸡认亲、以鹅押礼、打亲闹亲、砍亲路和照亲路、草鞋陪嫁……此外他们同宗或同姓之间严禁通婚,也保有“姑舅表婚”和“兄终弟及”的转房制习俗。

  同时穿青人的丧葬也颇具特色,比如穿青人的老人过世后,要经历草鞋荐亡、竹棍报丧、买水浴尸、垫鸡鸣枕、火把送葬、鹊窝掩井、拔牙等七种程序。

  穿青人说的叫“老辈子话”,这是一种流传在贵州的黔南和黔东南地区的汉语方言。其与江西、湖北、湖南通行的汉语方言有渊源关系,而不是从贵州通行的官话中演变出来的,这说明“穿青人”讲“老辈子话”是在进入贵州以前就有的。虽然随着普通话的普及,年轻人已多不使用,但其口音之中多多少少还保留着这种方言的痕迹。如“f”变“h”,“ian”变“ie”等,。

  当然了,这其中难免会发生一些融合变化,因为穿青人有着独有的图腾崇拜,独特的民族风俗。

  穿青人有着自己的图腾,他们信奉山魈。当然,不是那个动物界猴子山魈,而是神话传说中居住在山里的独脚鬼怪,身长体黑,力大无穷,乃是山中的霸王,所以亦可以认为是山神。

  “南方有赣巨人,人面长臂,黑身有毛,反踵,见人笑亦笑,脣蔽其面,因即逃也。”——《山海经》

  穿青人会从每年农历的正月初五开始,由他们的巫师披上毛皮装扮成山魈,各村各户举行仪式,其目的是为了驱赶瘟疫,迎接新年。这个仪式会一直持续到正月十五。

  穿青族妇女不缠足,喜穿细耳草鞋或反云勾鼻花鞋,脚扎青色绑带,穿三节衣,两节袖的滚花边大袖衣,拴腰带,戴大勾耳环,梳三把头。穿青人姑娘的服饰与穿青妇女的服饰不同之处是:不用青蓝二色连接,用全青色或全蓝色,白布镶边,云勾花边镶衣襟,白布或云勾花边镶袖口,衣袖不上套袖。

  所以,更准确一点讲,穿青人应该是洪武年间入黔的江南军与地方原住民之间的融合。这也是穿青人如此特殊的存在的主要原因。